竞争者的威胁与反托拉斯诉讼

对于像脸书这样的平台业者来说,用户规模是平台发展的重要基石。本于网路效应以及用户在平台使用多年所发展出既深且广的人际关系与大量资料,可增加用户的转换成本(Switching Cost)而被平台锁住套牢(Lock-In),以维持及壮大用户规模。然而已成为社交平台龙头的脸书还是会怕流失用户,特别是当新兴独角兽兴起且技术变革可能产生典范转移影响之际,更是要捍卫市场地位,以免长江后浪推前浪。这种市场地位状态可说是竞争性独占,也就是看来独占但却不稳固,可能很快就被潜在的竞争者推翻。龙头业者面对新进竞争者的威胁需构筑护城河,可强化竞争实力以防被迎头赶上,却也可能趁竞争者羽翼未丰之际及早买下,以免后患无穷。

在资料泛滥的年代,能有效抓取民众注意力者较具有竞争优势,可说是注意力经济。有别于脸书是诞生于桌机而进化到手机时代,IG是自始以智慧型手机为行动上网媒介设计的软体,于2010年推出后即广受好评并持续增加用户规模,让居于社交网站龙头地位的脸书备感威胁。脸书不仅担心IG从照片分享发展而威胁其地位,也怕其他科技大咖如Google会捷足先登早一步并购IG。

至于WhatsApp则是流行于美国的即时通讯软体,类似风行于亚洲LINE与WeChat。WhatsApp是新型态的行动通讯方式,也算是一种OTT,有别于传统的手机简讯。虽然脸书也有开发Messenger的即时通讯功能但仍应待改进。脸书更担心WhatsApp的未来发展会跨入社交平台领域而与脸书直接竞争,倘若WhatsApp落入其他科技强权之手,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面对IG与WhatsApp威胁,脸书于2012年以10亿美元买下IG的公司,嗣于2014年更以高达190亿美元买下WhatsApp的公司。这两家公司当时都是新创公司,也具有独角兽的潜(钱)在实力,其并购金额震撼业界,但回顾历史却会觉得物超所值!如今脸书、IG及WhatsApp均长成巨大森林,形成具有特色的生态系统。脸书却在这时遭美国政府指控其藉由并购新创幼苗而不当维持市场垄断地位,这让脸书情何以堪!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但可否昨是今非甚至改写历史?尚有待公断。短视频社交软体TikTok于最近几年野蛮成长迅速爆红,似乎也威胁到脸书的垄断地位。然而世界的政经局势剧烈改变,个资议题已提升到竞争甚至国安层次,脸书不仅很难再重施故技砸钱买下TikTok,还面临其辛苦培育茁壮的IG及WhatsApp可能遭分拆的危机。或许这可说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但也凸显在资料经济时代,哪个平台掌握最多资料,则享有最大竞争优势,而平台业者汲汲于追求如何将资料变现同时,也要小心成为政府以反托拉斯法管制的目标!

Author: bwh